第一章:复活

  这是哪,好冷,黑暗仿佛遮挡住了所有的视线,隐隐还有一股尸体腐烂的恶臭传来。

  凌初夏努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睛,浑身的酸痛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,遮挡住视线的白布被她用手揭开,尸体腐烂的味道扑鼻而来。

  这里是哪?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,这味道又是从何而来,难道自己还没有死吗?难道……这一切都是在做梦?

  身体的每个零件都好像生了锈,她稍微动一下都会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,好像根本不是她自己的身体一般。

  用尽力气的把还在身上的白布扔在地上,坐起身看到周围场景的瞬间,凌初夏傻住了。

  尸体,整个昏暗的房间里都是尸体,虽然都是用白布盖住放在架子上,可是看上去还是让人惊心动魄。

  脑袋狠狠的一阵抽痛,一段记忆涌上脑海,那个女人站在岸边,看着即将被水淹死的自己冷笑,而最让她生不如死的,是那女人背后的男人。

  男人抱着那女人纤细的腰,看着水池里临死的她,“凌初夏,去死吧。”

  去死吧……

  没有任何的感情,冰冷的仿佛要把她的一切吞噬干净。

  凌初夏明明记得自己死了,可是现在为什么会感到这么深刻的疼痛,又为什么会赶到这么深刻的伤心呢。

  凌初夏看了看四周的尸体,扑鼻而来的恶臭让她忍不住想要逃离这里,无奈身体却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  用尽了身上的力气,她才算是下了架子,用手扶着墙,一步步沉重的朝着门走去。

  离开了停尸房,走廊里刺眼的灯光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,想要用手去挡住灯光,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。

  “有没有人,救命,救救我……”她的声音沙哑,听着好像也并不是她自己的声音一般。

  她还不想死,不想就这样离开,就这样被所有人遗忘,特别是不想让那对狗男女快活!

  “救命……”沙哑的声音嘶喊着救命,停尸房附近却一个人都没有。

  迈着沉重的步伐朝着医院大厅走去,走了一会拐过拐角才算是看到了几个护士!

  像是看到了希望,她加快了步伐走过去,嘴里还嘟囔着救命。

  几个护士原本有说有笑,却在看到不远处朝她们跑过来的凌初夏时,瞬间愣在原地。

  几人脸色瞬间惨白,浑身瑟瑟发抖,嘴唇哆哆嗦嗦,惊讶的睁大了眼睛。

  直到凌初夏快要用尽最后一丝力气靠近她们时,她们却瞬间发出惊叫,“啊!鬼,闹鬼啦!”

  几个护士脸色大变,开始四处逃窜,仿佛吓得不轻,看到她们如此反应,凌初夏身上已经是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  “噗通”一声就再次躺在了地上,紧紧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一直站在医院走廊尽头的男人,将一切尽收眼底,幽沉的视线落在凌初夏的身上,脸被口罩遮住,只看到那剑眉神目异常神秘。

  迈开修长的双腿,走到凌初夏的身边,弯腰毫不费力的把她抱起来,然后朝着走廊的尽头走去。

  凌初夏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只看到那对漆黑的瞳仁,随即就又晕了过去。

  “凌初夏,你就是一个养女,你什么都不如我,还总是想和我抢,不自量力!”

  “初夏,你妹妹喜欢的东西你是姐姐,就要让给她。”

  “你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小孩,你爸爸妈妈每天陪着你妹妹,你就是一个野种!”

  陌生的人,陌生的记忆,陌生的经历,让睡梦中的凌初夏都忍不住的皱紧眉头。

  她像是一个电影的观众,看着那些人指责自己,辱骂自己,可是她却连张嘴反驳的勇气都没有。

  最后所有的画面变成黑暗,黑暗的尽头有一小点的光芒在慢慢向她靠近。

  “替我好好活下去……”

 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小亮点传来,刚刚靠近的亮点又瞬间消失在黑暗里。

  周围的一切重新变得黑暗,凌初夏想要张开嘴说话可是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。

  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,还有那些自己原本的记忆……

  尽管不想相信,可是凌姝寒还是不得不相信,含冤而死的她,居然重生了!

  重生,这个词出现在脑海中,突然间的惊讶,让她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。

  房间里昏暗的的灯光不是很刺眼,似乎正是为她准备的。

 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见她醒了,放下手中的高脚杯,幽远的目光入雏鹰般紧紧的盯着她。

  “好冷……”凌初夏沙哑的嗓音轻轻的吐出两个字眼,目光打量着四周的环境。

  这是一个豪华的房间,尽管是黑白色的装饰,依旧这挡不住它的昂贵奢侈。

  房间很大,而凌初夏此刻正躺在房间中央的床上,这个床像是通话中公主的床一般,房间的温度目测不超过零上十度。

  “醒了?”男人的嗓音冷厉。

  凌初夏顺着声音看去,沙发上作者的男人身线修长,深邃而琢的五官仿佛雕刻出来的一般,雏鹰般的目光犀利有神,仿佛要把一切吞噬干净。

  可是这个如同人间尤物一般的男人,她并不认识。

  “你是谁?我们认识吗?”凌初夏废力的坐起身,身体似乎轻盈了不少。

  这才发现,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质地华丽细致的公主裙,这一切好像真的是童话。

  男人薄唇微微向上勾起一丝轻蔑的弧度,精致的面容显得更加完美。

  “凌初夏,在这之前你可以不认识我,但是从今天起,你可以重新认识我,莫修远。”

  莫修远,这个名字熟悉却又决定陌生,无论是在自己的记忆里还是重生身体主人的记忆里,好像都没有和这个男人有过任何交集。

  “莫修远,是你救了我?”

  男人缓缓站起身,面无表情的走到床边,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额头,然后轻轻的向下滑。

  爆满的额头,挺直的鼻梁,小巧的嘴巴,最后在精致的下巴弧线处停下。

  他的手指一个用力,紧紧的捏住她的下巴,迫使 她抬头看着他。

  “凌初夏,现在开始,我们交往。”

  交往?不是询问的语气,而是命令的语气,比话一出口,凌初夏整个人都彻底傻住!

  “你说什么?交往?”

  他不容拒绝的样子,“我以为理解这句话不需要太高的智商,只要听得懂人话就好。”

  凌初夏懵了,仿佛瞬间心乱如麻,脑海中不断的搜索着这个,这个身体原本主人的记忆,才算是勉强搜索到了一点。

  眼前这个好看的如同造孽的男人,正是莫氏总裁莫修远,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,怎的现在在这里吵着要和自己交往?

  难不成现在的才是梦?还是……春梦!

  看到凌初夏表情上微妙的变化,莫修远捏着她下巴的手一甩,历色的看着她。

  “凌初夏,这才多久,你就把我忘了?”

  她眨眼苦笑,“我是真的不认识你啊,你是不是认错人了?其实我大众脸。”

  莫修远冲上去宰了她的心都有,这个女人是在拒绝自己,他绝不允许!

  “凌初夏,你不认识我没关系,但是从今天开始,你必须爱上我,将来娶你的人,必须是我莫修远!”

  如此命令的语气,和他浑身上下的王者气息当真是配的一绝。

  可是凌初夏依旧以为是自己缺男人做了春梦……

  “这位大少爷,在我的梦里还能让你欺负了?你说喜欢你就喜欢你?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。”

  身上刚刚恢复,她的嗓音还有些沙哑。

  莫修远漆黑的瞳孔仿佛深不见底,剑眉微微皱起,“凌初夏,你必须爱上我,否则别想离开这里,我不介意用男女之间的负距离让你走不动路。”

  说完,莫修远似乎已经是怒不可竭,转过身走出房间,门被狠狠的关上,声音还在房间里回响。

  这嚣张狂妄的语气,还真不愧是莫氏总裁。

  凌初夏松了一口气,站起身朝着旁边的梳妆台走去,看到镜子中陌生的自己,瞬间睁大了眼睛。

  镜子中的女人绯红的脸,雪白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,五官精致却不张扬,只是神志显得有些涣散,漆黑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披在胸前。

  凌初夏摸摸这张精致的脸蛋,脑海中回忆起那晚的记忆。

  男朋友出轨被自己转角在床,小三却把自己推进水池活活淹死,临死前男朋友那冰冷的眼神无情的语气……

  又有谁会想到,如今含冤而死的她,居然重生在了害死自己的那个小三的姐姐身上!

  凌初夏,这个新的身体,正是凌家养女,而她也同样是被自己的妹妹凌初洁,也就是那个小三害死的。

  这一切,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!她们两个同名同姓,却不曾想自己居然可以代替这个养女活着!

  这是老天给她的机会,上一世她辛辛苦苦不惜辍学供男朋友考研,却换来含冤而终,这一世,她定要让所有人的反应有的惩罚!

  凌初洁,陈诚……这对狗男女,她定要他们偿命!

  镜子中精致细腻的脸蛋变得凶狠,毒辣的目光却在想到莫修远的瞬间变得涣散。

  突然出来的总裁是什么鬼?
【作者提示】点此追书方便下次阅读!
上一章
下一章

背景色
直播间
我被丈夫出轨,被婆婆扫地出门后……
我被丈夫出轨,被婆婆扫地出门后……
海量免费小说请下载APP 总有你喜欢的免费小说